您的位置 : 青青文学城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

2019-05-20 18:03:55

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 连载中

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

来源:网易书城 作者:朱七慕九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溪草,谢洛白 热度:39

为从花楼中脱身,溪草冒险偷了份作战图。却害“活阎王”谢洛白险些吃了败仗,谢司令冲进烟花巷将人拎出来打算弄死,却意外发现自己捡了个小怪物,三教九流的手段便罢了,可洋文、油画、马术她居然也会?正好用来冒充失踪的表妹讨母亲欢心,顺便还能在交际场上给政敌使使绊子。本是场交易,谁知谢二爷自己入了戏,干完活却不放人了怎么办?逃又逃不走,打又打不过,溪草愤然揪起谢二衣领“姓谢的,你不要脸!”,谢司令置若罔闻,扛起她就往回走。“若夫人和脸不可兼顾,为了夫人,也只好不要脸了。”展开

本书标签: 言情 婚姻爱情 民国 贵族

精彩章节试读:

黄昏撤去,夜幕降临,正是流莺巷最为热闹的时候。

说叫流莺巷,其实原本的名字并不是这个,只是这里有着燕京府最有名的妓馆青楼,经年累月其余几条胡同也开了不少茶室、暗窑。

随着前朝覆灭,世风日下,这里越发没了管束,整片地儿干脆挂起灯笼做生意,占据了皇都喉舌要塞成为了燕京最大的烟柳之地。

庆园春在脂粉街里虽不算头筹,却也排得上号,内里一样是金漆涂粉、张灯结彩。

天气冷,站堂的“大茶壶”靠在柱上,偷空袖手扎堆。昨日开脸的女孩才被人绑上花轿抬上厢房,想起前面场子中几位大爷一掷千金,竞拍点灯的场景,稍闲下来的龟奴与婆子们依旧一脸兴奋。

“香兰姑娘真是好价,竟被拍了一万银元,听说万处长还额外给了花妈妈十根金条,这可谓咱们楼里至今身价最高的姐儿了。”

“身价高有什么用,万处长都快七十了,也不知一会到底成不成……”

“不成那更好,香兰姑娘完璧在身,还能给庆园春再招揽一门生意。”

“这你就不知了,哪怕万处长身上不抵事,他想方法都会折了香兰姑娘,他们这些从旧宅门出身的,有的是整治人的手段。”

众人久在烟花之地上工,自然知道哪些阴损龌龊的招式,一阵猥笑后,有人阴阳怪气叹了一声。

“香兰姑娘那性子,先前就逃了三次,还不知会遭什么罪……”

旁边人正要接腔,忽然听见外面一阵激烈的汽鸣声,有人抬起头,正好撞见一队着戎装穿军靴的大兵跨过了门槛。

来人气势汹汹,腰间还别着家伙,打头的士兵左右散开,后面迎进一个披着藏青色大衣的男人。

那人身高傲人,连同庆园春今日到场的所有客人竟没有一个能超过他,军帽下那张脸更是犹如精心雕刻,配上高大修长的身材,更显英姿勃然。如一盏从天而降的聚光灯,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在了一处。

看架势,显然也是一个有权有势的主,就是这面孔着实有些生!

大茶壶还没有来得及高声呼喝“打茶围”,有歇空没生意的姑娘已经情不自禁地朝那正主儿奔来。

浓重的脂粉香迎面扑来,谢洛白站定,一皱眉,何副官和小四立马掏枪,恶狠狠将女人们挡在一步之外。

“滚!”

方才还风情万种的流莺们立刻噤声,有些胆怯地拿眼瞟谢洛白。

但凡是男人,少不得爱逛窑子,当兵的也不例外,虽然脾气大些,却也没见一上来就掏枪的,眼前这年轻军官生得极好,可浑身煞气偏迫得人透不过气来。

不像是来寻欢,倒像是来杀人的。

“去去去!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配往前凑?长官首次光顾,哪能不挑最好的尝尝?”

大茶壶挤开妓子们上前,猫腰搓手陪笑道。

“爷,咱们庆园春有三魁,素玉、金宝、红莲,都是赛天仙的美人,爷二楼厢房请好,这就给您全叫来。”

乱世之中,什么都没有定数,唯有枪杆子是实在的,就算是淮城里的大总统,也要靠雄踞四方的大军阀撑腰,即便摸不清谢洛白是何方神圣,庆园春也不敢贸然得罪。

谢洛白没有言答,幽深的眼眸四下扫了一圈,往正堂的戏台上望去。只一短暂停留,从唇间吐出一声“搜”!

左右不敢耽误,冷着脸上上下下把女人们一个个擒到谢洛白脚边,在此起彼伏高低不一的尖叫哭泣声中,姑娘们盯着四周一字排开的枪口,抱紧身子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有些衣衫不整正在接@客被强抓下来起初还骂骂咧咧的,待看清下面的阵势,无一不瘫软在地。

一时间,整个大堂乱成一团,有胆大的客人试图逃命,却在才奔出几步远,便被几声朝上的枪响吓得再不敢动作。

庆园春老鸨花妈妈闻讯赶来,一看这幅场景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今日香兰开苞,被万处长拍下后,其他豪客眼看没意思便都没有光临。搞到现在,偌大的庆园春连个能镇得住场子的人都没有。关键还搞不清对方来路,也不知庆园春哪里得罪了他。

花妈妈暗自着急,摆手唤过一个留着辫子的小厮耳语了两句,眼看那小子往后院一拐悄无声息离开,这才深吸一口气。占着见过世面攒着笑试图上前打圆场,还未开口,身形高大的何副官已经挡在她前面。

“敢问妈妈,楼里的姑娘是否都已经在这里?”

花妈妈条件反射点了点头,为首那男人便踱步走上前。

这人生得实在不凡,一身军装又衬得其非一般英武,见那双军靴朝自己逐渐靠近,姐儿爱悄,有胆大的还朝他抛了几个媚眼,可惜那人却连眼风都没有动,反而被他身边那个长相凶神恶煞名唤小四的随从送上一脚。

“滚一边去,别污了二爷的眼!”

所有人都不敢说话,呼吸似乎都被他的脚步困住,直到谢洛白回身,小四会意,一把把花妈妈提溜起。

“你还藏了姑娘!说,人在哪里?”

“都,都在这……”花妈妈离了地,双脚乱晃,一张脸憋得通红,可下一秒待看清那随从摸出一把刀徐徐朝她脸上送上来时,这才似如梦初醒。

“还,还有香兰,在二,二楼最,最里面的厢房……”

身子被重重丢在地上,眼看那一队人马几步冲上二楼,花妈妈惊魂未定,拉住扶住她的婆子。

“快,再去催催白五爷,还,还有千万要拖住万处长!”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婚姻爱情
  3. 民国
  4. 贵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