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青青文学城 > 小说库 > 都市总裁 > 命里缘花

2019-05-05 16:52:37

命里缘花 连载中

命里缘花

来源:掌读 作者:雪无宴 分类:都市总裁 主角:源柏寒,陶慈 热度:51

走投无路时,一纸婚约让她成为源少的隐婚新妻。 源柏寒,s市的神话,明明高不可攀,却偏偏选中了平凡的她。 她以为他是她生命的希望,命运的救赎。直到多年以后,才知道他们的婚姻不过是他负气时的一次豪赌:以她为棋,羞辱宿敌。 “源少,戏已经演完了。可以放我一条出路了吧?”她把离婚书摔在桌上。 “谁说演完了?”源柏寒脚步逼近,把她圈在沙发里,“续集还没拍呢。” “妻子的义务,我已经尽了。还要续什么?”她瞪大眼,不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先生,我赔你一只兔子,行吗?”陶慈哭丧着脸,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平常伸腿都懒,恨不得她抱着走的金毛今天突然抽风,挣脱了项圈后把人家的兔子给咬死了。。

“赔偿?”兔子的主人天生一双勾人桃花眼,眸光略凉,“这兔子,养几年了。”

明明是温柔的男低音,却带着不容忽视的强势。

陶慈吸口气,抬眸看向对方:鼻梁高挺,眼窝深邃,一张极具西方立体美感的脸。非要吹毛求疵找个缺点的话,大概就是下唇略厚了些。

贺院长说过:有这种唇形的人通常都自我为中心,她儿子也不例外。希望陶慈在交往的时候,能多多包容她儿子一点。

以前的陶慈不相信面相学,分手后信了。

男人察觉到她窥视的视线,一双好看的眉毛微微拧起,“怎么?”

“没,没什么。”陶慈心虚低头,不敢继续窥视,“发生这种事,我真的很抱歉。我知道你养了几年,有感情的。但兔死不能复生,你看开一点。你想啊,一个兔子的正常寿命也就七八年。我们就当它是寿终正寝的。你要愿意,我现在就去买个兔子给你。长耳的,长毛的,随你挑。”

男人的目光在她小脸上巡视一圈,凝在她耳侧的一颗朱砂痣上。

深邃如海的目光只逗留了那么几息的时间,他又瞟了一眼已经凉透,渐渐僵硬的兔子,吐出两字,“可以。”

这是接受她的建议了?

陶慈眼睛一亮,感谢的话还来不及说,满腔的欣喜就被他后面的话泼了一大盆冷水。

“你买兔子赔我,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只是……”他顿了顿,目光不带一丝笑意,“改天我“不小心”把你弄死了,你也别怨。我自会买个人赔给你父母。反正,我看你也是个福薄的人,活不了几年。提前咽气,还能帮你爸妈赚点补偿金。”

陶慈愕然地看着面前的男人,直到确定他真不是在开玩笑,才蹙眉说,“你这人怎么这样。这兔子和人,能比吗?”

“小可爱可是源少外公的心头肉,暂养在源少这的。别说一个你,就是十个都比不得它矜贵。”黑西装打扮的助理刚说完就被boss的低呵给警告了,吓得立即低下头。

而陶慈在听见“源少”两字时,已彻底呆了。

她就是再怎么不关心财经时事,也是听说过源少的。

源少,源氏集团的掌舵者——源柏寒。

传闻他曾杀过人,后来被他那权势滔天的外公送进精神病院。在不到两年的时间,他病好出院后接管家族企业,成为叱咤风云的商业巨子,垄断半个国家的资金链!

她竟然惹上这么一个杀人犯!

“那……怎么办?”她的小脸变得煞白。

“怎么办?”源柏寒呢喃,复又一笑,“这是你要考虑的问题。如果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就……”

“就怎样?”陶慈咽了咽口水。

源柏寒不答,只拎着兔耳朵,几步向前,把冰冷的兔尸搁在她更冰冷的小手上,倾身压下,在两人鼻尖相抵的距离时停住,凑到她耳边轻语呢喃,“陪葬品就不愁了。”

说话吐字间,温热的气息全数流入了陶慈的耳廓里,盘旋打转。如此调戏的行径暧昧至极,却也恐怖如斯。

他就像君临天下的帝王,一声立下,她就会被人推进坑里活埋陪葬!

陶慈的脖子一缩,呼吸都停了。

她哆嗦着手,差点没捧住兔子,“我,我买个一模一样。不,可以吗?”

看着她逐渐白透的小脸,朱砂痣愈显红艳可人,源柏寒的眸光转暖,“你可以试试。”

这么好说话的吗?

看来传言也不可信啊,这样风度翩翩的源少哪里会是个杀人犯呢?

她一脸感恩地看着源少,强抑自己给他鼓掌送花的冲动。

“我给你五天的时间。”源柏寒笑得意味深长,然后扬尘而去。

原以为自己逃过一劫了。直到陶慈跑遍整全s市的花鸟市场和宠物店,才知道自己有多天真。

她手里的兔子是世界上最贵的兔子——南美绒兔。因毛细皮软,还不臭,一只杂交的最低售价都要八十多万!而且最悲剧的是,这兔子还是纯血统里变异的那种——全球唯一一只褐红色皮毛的南美绒兔!

别说她没钱,就是有钱,也买不到一模一样的兔子啊。难怪她这么提议,源少会那么轻易地答应。

他根本一早就知道,她是不可能做到的!

但好在陶慈是个愈挫愈勇的好姑娘,很快镇定下来,跑去找管家要了东家的联系方式。

遛狗时出现意外,她作为遛狗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她的东家才是狗的主人,应该和她一起承担这个责任。

她虽然没见过东家的面,不知对方是男是女,但看东家买的私宅能和源柏寒在一个小区,身份应该不低。由他出面斡旋,源少或许会给个面子?

她这么乐观地想着,等待电话被接起的那刻。

“喂?”柔媚的女声在话筒里响起。

陶慈手一僵,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号码,眼底心里一阵刺痛。

竟然是她!

久久的沉默,陶慈用了一分钟时间才冷静下来。她压着喉咙,原本清亮的音色瞬间变得普通低沉,不疾不徐地把今天的事情做了简单说明后提出辞职。

“发生这样的事,是我能力不足。你还是重新雇个人来照顾你的爱犬。至于赔偿的事,也麻烦你出面斡旋。当然,我不会推卸自己的责任。等我找到新工作,赚到钱后会还给你的。”

“陶慈,漂亮话不要说太多。还钱?你拿什么还?你是什么学历,有多大能耐,我还不知道?”丁雪纯的声音里透着轻蔑。

陶慈一窒,脑海思绪万千。

自己会口技这一点,知道人很少。而且她自信刚刚说话的声音别说是隔着电话,就是现场听也未必能认出自己。

但丁雪纯却还是认出了她。

这说明了一点!

“丁雪纯,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是我?”

所以中介在介绍工作的时候,才会说东家的身份特殊,都是保密的,她只要联系管家就可以。

猜你喜欢

  1. 总裁
  2. 豪门
  3. 虐恋情深
  4. 欢喜冤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