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青青文学城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大明厂督

2019-04-23 18:11:22

大明厂督 连载中

大明厂督

来源:网易书城 作者:小脚儿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刘安 热度:47

大明天启三年,大太监魏忠贤把持朝政,东林党人和魏忠贤针锋相对势不两立。而我则变成了魏忠贤的侄孙……本书是小说,不是史记!吹毛求疵的请绕行! 书友群:179189503可以和作者负距离亲密哟ps:书评貌似没法置顶,就只能在这里说一些相关的事情了——如果文中有错误地方,请大家及时指出,只要是书评我都会一一查看并且修改。ps2:一本小说的成长与读者的督促离不开。 展开

本书标签: 穿越 宫斗 宫廷 古代

精彩章节试读:

“老爷!夫人!醒了,大少爷醒了!”

刚刚从梨花木雕床上坐起身来的刘安一脸茫然地看着敞开的卧房房门,房门外梳着桃心髻,穿着交领短襦配襖裙的丫鬟月虹刚丢掉了给刘安洗脸用的铜盆,正扯着喉咙在大声叫喊着。

月虹口里的“大少爷”自然就是刘安了,不过准确的说也不完全就是刘安。

确切说法应该是灵魂叫刘安,但身体叫“魏麒麟”。

刘安的灵魂在魏麒麟的体内已经呆了三天,这三天的时间里刘安已经完全融合了魏麒麟的灵魂。有关魏麒麟的一切,刘安都很清楚。

刘安生前是北京中医大的大三学生,因为出车祸所以灵魂穿越到了四百年前的大明朝,这个名叫魏麒麟的年轻人体内。

“大明天启三年九月十四,我刘安来了。从今天起,我不再是刘安,而是魏麒麟!”

魏麒麟坐在床上自言自语了一番,他揉了揉脑袋,正在努力回忆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一切。

魏麒麟知道,之前的“魏麒麟”虽然是个弱智,但还没傻到会主动跳池塘自杀的地步。之所以会掉进国子监的池塘把小命丢掉,背后都有人怂恿。

说严重点,这就是一场蓄意的谋杀。

也许有人会想,谁好端端的会无聊到去谋杀一个弱智?没办法,谁叫魏麒麟他爹是魏良卿呢。

魏良卿这个名字在大明史上虽然并不显赫,但魏良卿却有个了不得的叔叔——魏忠贤!

没错,就是大明现如今的司礼秉笔太监兼东厂督主魏忠贤。

“明天就是魏忠贤的五十六岁寿辰,他们想把我弄死,恐怕只是想给魏忠贤添点儿晦气吧?我也是有够可怜的,一条小命的价值只不过给人添点儿晦气而已。”

魏麒麟摇头低叹间突然听见房外有密集的脚步声传来,他扭头往房门外一看,只见房外来了十几个人,为首的正是魏良卿和魏良卿的原配夫人魏韩氏。

看清他们二人走进屋内,魏麒麟不由自主的就叫了一声:“爹,娘。”

“诶,上苍保佑我的儿啊,你可算醒了,都快吓死娘了。”

魏韩氏两步走到床边,直接一把将魏麒麟抱在了怀里。魏麒麟前世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能进中医大学医也是通过自学考成人高考进去的。

如今被魏韩氏这么激动的一抱,魏麒麟心里顿时生出浓浓的暖意。

他忍不住安慰魏韩氏:“娘,您别担心孩儿,孩儿已经全好了。不仅身子好了,就连脑子都比以前好使了,不信的话娘你考考孩儿。”

“脑子……比以前好使?”魏韩氏惊讶地看着魏麒麟,考校的事情先不提,就魏麒麟刚才这一番条理清晰的话,就不是以前的魏麒麟能说出来的。

“老爷,你看咱们的孩儿他……”魏韩氏扭头看向魏良卿。

魏良卿心里也是啧啧称奇,他光顾着高兴临时想要考校魏麒麟,倒不知道从何问起。魏良卿给身边的徐师爷使了个眼色,徐师爷立刻向前跨了一小步,先对魏麒麟抱拳做了一揖:“少爷,就让老夫出个上联给少爷练练手如何?”

“师爷请。”魏麒麟从床上下来,站直身体还了一礼。仅这番举动便已经让魏良卿脸上生出狂喜之色了。

徐师爷捻着颌下的山羊胡子想了想,然后念道:“寒冰不能断流水。”

徐师爷这个上联并不算难,魏麒麟以前在中医大就曾经加入过对联协会,这种程度的对联自然难不倒他。

不过徐师爷这上联的弦外之音倒是让魏麒麟觉得颇有意思,“寒冰不能断流水”,这不就是说再恶劣的环境也阻挡不了徐师爷的志向?

魏麒麟想了想后答道:“枯木也会再逢春。”

原本面带笑容古井无波的徐师爷听到魏麒麟这下联后眼睛顿时一亮,他有些激动地看着魏麒麟,突然他抱拳对魏麒麟做了一记长揖。

“谢少爷鼓励,徐某定当努力。”

房间内十几个人,除了魏麒麟他们这四个以外,其余都是魏良卿纳的妾。虽然长相不错,但大多也是不识字的。

魏麒麟和徐师爷对的对子究竟如何,在场所有人里面只有魏麒麟和徐师爷自己知道。不过看徐师爷这番表现,众人也猜到魏麒麟肯定对的不错了。

从小便是弱智的大儿子突然开了窍,最开心的自然就是魏良卿。魏良卿赶紧向徐师爷询问:“师爷,刚才麟儿对的怎么样?”

徐师爷微微躬身回答:“回老爷,公子刚才所对之下联堪称完美,公子自幼便带有的顽疾,小人确信是已经全好了。并且公子现如今之聪慧,恐怕更胜普通人。”

“哈哈哈……好!好啊!太好了!”魏良卿一连叫了三个好,颇为魁梧的身子笑着不断发抖。

他伸手拍了拍魏麒麟的肩膀,笑着说道:“麟儿换衣服,随为父去给你叔公祝寿。你这脑袋恰好在你叔公大寿前一日开窍,这要是让你叔公知道了指不定得有多高兴呢。”

魏良卿说完这话后直接带着魏韩氏他们离开了魏麒麟的房间,不一会儿月虹捧着一套全新的衣鞋裤袜走进房来。

一看见魏麒麟,月虹就兴奋问道:“少爷,你真的已经全好了吗?脑子好使了?”

刚刚还在努力装才子的魏麒麟此刻立即放松下来,他笑着点了点头道:“那当然,我昏迷时遇到了九天玄女,九天玄女说赐我一条慧根,让我从此聪明绝顶心想事成。现在你少爷我,可是被神选中的男人。”

“慧根?”月虹听后一对美目立刻亮了起来,她兴奋地问道:“少爷,你那慧根在哪儿呢?能给我看看吗?”

月虹这么一问,魏麒麟下意识就往自己裆部看了一眼。他此刻身上就穿着一身汗衫,所以裆部男性特征的轮廓比较明显。

月虹本身也只是个十七岁的丫头,未经人事什么都不懂。

她顺着魏麒麟的目光往下看去,整个人顿时惊呼起来:“啊!我看见了,少爷的慧根在这儿!”

月虹说着就拉开魏麒麟的裤子往里看了一眼,魏麒麟大惊,整个人赶紧后退。

他怔怔地看了月虹几秒钟,最终憋出了一句话:“你个女流氓!”

魏麒麟把月虹赶出了他的房间,自己独立穿好了衣服。站在魏麒麟房外的月虹嘟着小嘴,嘴中一直嘟囔着:“少爷真小气,看一眼都不肯,人家还想摸摸呢。”

刚刚穿好衣服拉开房门的魏麒麟恰好听见月虹这句话,他惊恐地看着月虹,虽然月虹明眸皓齿朱唇小巧,脸蛋和身材都是上上之选。但魏麒麟可没忘记,自己才十四岁啊。

魏麒麟逃也似的远离了月虹,徒留小丫头一脸委屈地看着魏麒麟的背影远去。

出了魏府大门,有三辆马车正停在路边。

明朝的法例是文官坐轿,武官骑马。魏良卿是锦衣卫指挥佥事,属于正四品的武将。按规矩他出行是只能骑马的,现在乘马车已经算是打擦边球了。

魏麒麟身为晚辈不能同魏良卿同坐一辆马车,赶车的马夫问了一句:“大少爷坐稳了吗?”

魏麒麟回答:“行了。”

马车开始缓缓走动起来。

魏良卿的府邸离魏忠贤的府邸并不远,马车走了约一炷香的时间就到了。

虽然魏忠贤的寿辰正期是明天,但一般送礼的都会选在今天送。能在正期送礼并坐下吃酒的,那至少得从四品往上的权贵才有资格。

魏麒麟刚刚下马车和魏良卿站在一起,敞开的魏府大门内突然传出来一声尖锐地骂喊声:“这群酸儒竟敢羞辱杂家,杂家明天就去掀了他太学的学舍!扔出去!把这副对联扔出去!”

“是你叔公的声音,一会儿进去后自己机灵点儿,千万别惹到你叔公明白吗?”魏良卿低声叮嘱魏麒麟。

魏麒麟点头,“孩儿明白。”

魏良卿颇为安慰地看了魏麒麟一眼,微微扬了下下巴示意魏麒麟跟他一起进去。

跨过魏府大门,守门的门房下人原本是该高喊报名的,但因为魏忠贤在发怒所以没人敢吱声。

魏麒麟远远的往院子中间看过去,他一眼就认出院子中间身穿绯色蟒袍,腰系玉带,头上梳着发髻插着宝石金簪的老人便是魏忠贤。

魏忠贤虽然头发已经显露出不少灰白之色,但身材挺拔精悍,眼中精光内敛,面容红润健康,一看就知道身体状况不错。

正所谓居移气养移体,魏忠贤眼下正值权势最滔天之际,所以魏麒麟隔老远就感受到了他身上有一股浑厚的威严气息。

魏麒麟看着魏忠贤心里就在大喊:“大腿啊,这是俺的金大腿了。作威作福,欺男霸女就全靠他了。”

魏麒麟心里正在呐喊的时候,站在魏忠贤身旁的一名布衣男子摇头道:“督主息怒,这副对联我们恐怕不能扔啊,扔了太学那群酸儒就会说我们小气,反而会嘲笑咱们。”

“那当如何?让杂家把这副对联装裱好挂起来?”魏忠贤说着从布衣男子手中抢过那一副对联,甩手就扔在了地上。

对联展开,魏麒麟扫了一眼。

只见对联内容是:“国家将亡,为有妖孽;老而不死,终成贼人。”

上联一个“为”谐音“魏”,下联一个“终”字谐音“忠”。很显然,这副对联就是冲着魏忠贤来的,还骂他是“妖孽”“贼人”。如此对联,也难怪魏忠贤想要扔了。

不过那布衣男子也说的对,扔了就会显得小气,也会被嘲笑。

正值布衣男子束手无策,魏忠贤又恼怒不已之时。魏麒麟突然发声道:“叔公,这副对联不要扔,咱们就把它裱起来,还贴在大门上!”

猜你喜欢

  1. 穿越
  2. 宫斗
  3. 宫廷
  4. 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