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直播间》小说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第008章 出殡诡事

时间:2018-10-19 23:54:32 热度:82

《恐怖直播间》我的直播间人气惨淡,听了别人的建议去做一场见鬼直播……

恐怖直播间

推荐指数:10分

《恐怖直播间》在线阅读

《恐怖直播间》 第008章 出殡诡事 免费试读

人死后的第七天叫做头七,也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回魂夜,这天是亡者有什么未了的心愿,由鬼差押解回来,与阳间的亲人见最后一面。

说是见面,但我也可以理解成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毕竟我也听过很多不孝子被压床的例子,但总体上不会出什么事,到底还是自己的亲属。

瓜老汉嘴里又念叨了几句,便摇着蒲扇上床睡觉,将唯一的落地扇让我俩享用,说是年纪大了,吹风扇会腰酸背痛。

躺在硬板床上我的心思久久不能平静,这两天来发生的事情已经颠覆了我以前的观念,或者说我的世界观整个都崩塌了,也不禁为自己以前的无知感到好笑。

打开了直播间,还有不少没有离开的观众,看着一条条弹幕,我紧张的心情也舒缓了下来,便小声的和他们攀谈起来。

“兄弟姐妹们,你们有没有经历过鬼压床!”

现在的时间已经到了午夜,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谈鬼,这也算的上老祖宗总结出来的经验,白天不说人,那是因为祸从口出,人际关系可能会被破坏,这夜晚不谈鬼,就真的有些让信的人脊背发麻。

试想一下,夜晚的时候独自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和别人讲述着恐怖的鬼故事,谁知道自己的肩膀上会不会蹲着一个鬼,故事可不止人爱听,鬼也一样爱听。

我把话题一挑开,顿时呼呼啦啦的弹幕涌现出来,众说纷纭。

“我有!高中的时候住宿舍里,半夜里就被鬼压床了……”

“我也被压过,那个鬼还舔了我的胸口……”

“楼上的扯淡吧,你那是被入室强奸了……”

“听说在陌生的环境容易被鬼压,还有就是阳气弱的人!我是处男不怕……”

和他们扯了半天的淡,青衫美狐又是大手一挥,赠送了三只油焖虾,提出了要求,让我近距离的直播一下司令。

虽说我不怕狗,但眼前的这条大黑狗,我是打心里有些发憷,感觉它像人更多一些,但金主发话了,我还是硬着头皮上来,朝着大黑狗嘘了两声,说道:“司令!过来……”

听到有人叫它的名字,司令的狗头微微的向上一抬,幽幽发光的眼神朝我瞟了一眼,随即又把脑袋埋进了身体里,妈的!没屌我……

“哈哈哈……司令威武!”

“主播你脱衣服色诱啊……”

我又从新躺回了硬板床,看着弹幕上一行行的字,各种奇葩的鬼故事都出来了,还有的甚至说自己本身就是鬼,不需要鬼压床。

播了两个小时,我也感觉身体有些疲惫不堪,只好跟这些热情似火的观众说了声抱歉,匆匆的关掉了直播,没多久便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一阵冷风惊醒,不由的缩了缩脖子,想起身把落地扇关掉,可身体却像是被千斤巨石压在一样,只有手指能轻微的颤动着。

刚开始我只以为是身体太累,一时间没有起来,可屏气凝神之后,发现身体依旧起不来,真如有些观众说的一样,意识是清醒的,可身体却不受大脑的控制。

哎!

我隐约中听到有人的叹息声,这句叹息既轻又短,并不足认定是瓜老汉还是齐东,可紧接着又是一声叹气,这才让我心生惊惧。

哎……

这一次叹息声是在我耳旁传来,鼻息冰凉的气息,如同凛冽的寒风,刮的我半张脸生疼,声音中带着沧桑的感觉,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才会有这样的腔调。

弹幕里不是说处男不要害怕吗,不会鬼压床,可我也是处男啊,阳气这么旺为什么会被呀呢?我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丝灵光,我和女鬼做了一次,究竟还算不算处男,日鬼不是和打飞机性质一样吗?

我试图想将眼睛睁开,但毫无办法,突然此时我身上的压力烟消云散,整个人突然从床板上翻身坐了起来,看到面前如同黑漆的绸缎,更是吓得往后缩了缩身子,这绸缎竟然还会动,我壮着胆子向黑绸缎伸出了手,发现还是热乎乎的。

呜呜呜……

司令?它什么时候跳到我的床上,我有些郁闷的往脑袋上一摸,这一摸可不要紧,把我的小心肝吓得又扑通扑通的加速起来,那顶白色的孝帽子正正好戴在我的脑袋上。

瓜老汉也被我一惊一乍的动静吵醒,拉亮了床头的白炽灯,扭过头看着我,眉头紧锁的说道:“你这是……”

带孝帽穿孝衣是不准踏入别人家门半步的,听说会对别人家不吉利。这个规矩我也懂,可眼前这种事情,我怕瓜老汉会震怒的把我轰出去,只好实话实话:“大爷,这个帽子不是我的,我今天只是去他们那做个直播,谁知道帽子……”

瓜老汉拿起床头的烟袋锅子,又抽了几口,朝我笑道:“不碍事,老头子我无儿无女,已经是百无禁忌了,估计是你和根生他娘有些缘分,以我老汉之见啊,你明天还是去参加她的葬礼,看着她入土为安,多磕几个头,不碍事,不碍事……”

听到瓜老汉连说的几句不碍事,我心里多少有些安慰,看来明天非得去参加老太太的葬礼不可,司令蹲坐在床上,威风凛凛的狗脸却一直盯着齐东,似乎对这个吃了它同类的男人没有多少好感,不时的发出呜呜的示威声。

任由瓜老汉怎么叫唤它,司令就是蹲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我壮着胆子摸了司令两下,柔顺的毛发从狗头一撸到底,它好像是挺舒服,摇了摇两下尾巴,示意我再来一次。

摸了几下狗头,我换了右手,还没有摸到它,司令就突然的转过身,两眼冒着绿光朝我低吼,好像我手里有着它不喜欢的东西。

当我的左手摸上去,它又是一副很享受的狗样!都说黑狗辟邪治鬼,能看到人看不到的脏东西,难道是我右手的这枚戒指惹的它不舒服?

这枚戒指真的暗藏鬼气?

第二天到了中午我才醒了过来,拉着齐东去根生家,我按照瓜老汉说的一样,装成他们家的后辈子侄成功的混入了灵堂内,手机我也放进了背包里,这种情况下要是直播,不被打断腿,我跟你的姓……

我俩到的时候,已经封棺了,披麻戴孝的根生站在棺木的右侧,执意要亲自送老娘一程,大先生也没有反对,捋了一下山羊胡,便喊着口号吩咐着帮忙的众人,将老太太的棺木抬出灵堂。

棺木抬出灵堂时候,狂风大作,吹的大家眼睛都睁不开,盖在棺木上的大红帷幔被风吹了起来,我无意间往棺木上一瞅,半截拇指粗的钉子楔了进去,我心中顿生疑虑,听老人们说过,棺木是不可以用钉子的啊。

出殡的棺木是不准着地的,棺木抬出来以后,为了让这些青壮年喘口气,立马有人拿出两条长凳作为支持点。

棺材的正前方摆放了一个供桌,大先生眯着眼睛叽叽哇哇说了一大串,反正我一个字都没有听懂,家人挑着引魂幡在大先生的指引下,左右各绕了三圈,每转一圈都要浇奠一次。

绕棺完毕,大先生让根生跪在棺材前,手捧着烧纸钱的泥盆,痛哭流涕,然后将泥盆摔碎,大先生这才高喊一声:“前后搭肩……搭肩高升……上路喽……”

厚重的棺木,由八个身强力壮的中年汉子抬起,一行人敲锣打鼓哭哭啼啼的往山上走去,我也跟在后面,这才敢把直播间打开。

“卧槽!主播成功打入敌方内部,连装备换上了……”

“这主播的胆子真是肥的可以,起码有二斤,孝帽子也敢随便戴?”

“就冲主播这么带种,我得给主播点个订阅,说不准就是他最后一个了呢!”

这些小熊孩子,从来没有盼过我好,各种的揶揄我,拿我开涮,不过刷礼物的小伙伴倒是比昨天要多了些,看来大家也认可了我的直播风格。

过了一座桥以后,必须要进行路祭,而路祭完以后,前面抬棺材的几个壮汉脸上流出了汗珠,眉头也紧凑在一起,其中一个人嘴里还嘀咕了一声:“真是见了鬼了!棺材怎么越来越沉!”

抬棺材的时候切记不能说沉,这是一个大忌,以前我认为是一种心理暗示,但现在是原因我还真的不清楚,其他的几个壮汉也同时感觉到了棺木如山石一样的沉重,没走几步腰就弯了下去。

连我这种渣渣也知道,人的腰一旦弯下去,有力气也使不上来了,大先生见多识广哪能不知道这方面的事情,连忙招呼着其他壮年上来抬棺,可十几个人依旧被压的脸如猪肝,这就不寻常的体力活儿了。

“快拿凳子来!”

路祭停棺用的长凳被人递了过来,棺材往上面一放,长凳腿立马向下陷了不少,抬棺的所有庄稼汉都累的气喘吁吁,同时被这诡异的现象吓得也是惊慌失措。

大先生捋了下山羊胡,闷声朝根生说道:“叫你家小辈来,趴在棺木上,一并抬走!”

根生这时可犯难了,说道:“我家是外来户,我又是单传,全靠乡里乡亲的人才办的这么风光的葬礼,哪还有小辈啊……”

大先生咦了一声,伸出手指着我,说道:“就是他啊……”

恐怖直播间

恐怖直播间

作者:原罪类型:惊悚灵异状态: 已完本

《恐怖直播间》 我的直播间人气惨淡,听了别人的建议去做一场见鬼直播

小说详情